在線投稿 (限新聞稿件,種植技術請到論壇交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你的位置:水果邦 >> 專題 >> 新聞專題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科研生產難對接 農學博士欲棄學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南方農村報   發布者:webmaster
熱度1106票  瀏覽663次 【共1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2月17日 12:08

  

本報記者在陽西發現,理論脫離實際等因素制約農業技術轉化

  ——技術篇——
  
  編者按2月1日,《關于加快推進農業科技創新持續增強農產品供給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見》發布。這份2012年中央一號文件將焦點對準農業科技創新,開啟了農業發展的又一個政策春天。農業科技成果轉化面臨何種困難?農技推廣體系現狀如何?2012年中央一號文件對農業專業合作社提供了何種發展契機?從今天起,南方農村報推出系列報道“聚焦一號文件”,試圖用一個個真實的人物、案例為這份新時期農業科技發展的綱領性文件做出生動注腳。
  
  □南方農村報記者 陳泉潤
  
  借力科技◥>
  
  商人轉型做農民
  
  2月9日,陽西縣織篢鎮石步村,春寒料峭。站在山坡之上,43歲的吳伍興躊躇滿志。他抬起沾滿泥土的右手,指著自家香蕉園說:“這個香蕉園有800畝,只是我事業的一小部分。我在陽西有3000多畝香蕉園,以后還要繼續擴張。”
  
  吳伍興曾經商多年,通過幾十年的打拼和積累,有了一些家底。從小在農村長大的他,期待著能在家鄉的土地上實現自身價值,“但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
  
  2011年,吳伍興認識了廣東省農科院的幾位專家。他想借用省農科院的技術搞農業,省農科院則想通過吳伍興的財力和人力改善技術、推廣產品。雙方一拍即合,迅速達成協議。吳伍興出資在陽西縣租下土地并雇傭工人,省農科院給吳伍興提供技術和種料支持,雙方合作搞一個具有技術、產品和市場優勢的香蕉、葡萄園。
  
  去年底,在投入了400多萬元的資金之后,吳伍興的香蕉園和葡萄園正式投產。他說:“這么大的項目,要不是省農科院的技術支持,我根本就不敢搞,也不可能搞得起來。我的葡萄,是他們培育出來的先進品種,廣東也能種,今年北方的葡萄運過來之前就能上市——我們打的就是時間差。”
  
  產研脫節◥>
  
  獲獎技術遭冷遇
  
  吳伍興依靠農業科技的創業之路,是科技助推農業的一個縮影。吳伍興這樣具有相當經濟實力的農業大戶在農村仍是少數,大多數農民和農科院無法聯姻。南方農村報記者了解到,雖然陽西縣目前已經建立起一個初步成型的農業技術推廣體系,但農業科技和農業生產仍然結合得不夠緊密,尚未形成科技產業化趨勢。
  
  當38歲的何小龍看到今年一號文件的時候,他的心情有些復雜。這位華南農業大學的在讀博士生,放棄了留在城市里的工作機會,在陽西農村一呆就是6年。6年時間里,他無數次期盼著政府能夠重視農業科技推廣,加大投入,卻只能一年又一年孤獨而艱難地進行農業科技研究與實踐。
  
  6年間,他的心境漸漸地發生變化——他懷疑寒窗苦讀的意義,反思研究室里的農業科技研究,甚至,他想立刻就結束博士學位課程,何小龍的理由是:“(搞農業科研)沒什么意義。”
  
  2005年,何小龍參與研究的“荔枝套袋”科研項目獲得了廣東省科技進步二等獎,該項目具有廣闊的推廣前景。但是,他們卻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難。“那時候荔枝價格低,一斤才賣1-2塊錢,套袋的人工成本很高,要是每串套個袋,農民就沒錢賺了。”何小龍說,獲獎技術得不到市場的認可,根本原因在于理論脫離了實際。于是,他決定自己搞果園,在實踐中研究改良套袋技術。
  
  阻礙重重◥>
  
  專家應多接地氣
  
  2006年,在陽西縣農業局朋友的介紹下,何小龍斥資15萬,在該縣儒洞鎮承包了一個占地70多畝的果園,一心一意地研究起了荔枝套袋技術。
  
  在何小龍的努力之下,他的果園已經實現每株荔枝樹上的果實同時成熟,每棵樹只需套一個袋子,大大節省了成本。何小龍透露,他目前正研究要怎樣才能讓一行樹套一個袋子。“我以為這已經是極致了,但前段時間我去澳大利亞考察,發現人家那邊幾百畝的果園,只套一個袋子。”
  
  除了研究套袋技術,何小龍還在果園里推廣機械化生產,滴灌、噴藥、修剪果樹等工作早已由機器代勞。更讓何小龍感到安慰的是,他的研究成果逐漸在陽西推廣開來。現在,當地農業合作社里部分有經濟能力的農戶,已經開始使用何小龍的套袋和滴灌技術。“大概有500到600畝。”何小龍說。
  
  何小龍說,他的“中國夢”是“中國的農民能像國外農場主那樣,在機械化農場中,喝著咖啡,一人管一千畝。”不過,在他看來,堅持農業機械化的同時,也不應放棄高效、簡單又實用的人工手段,“為荔枝樹疏花是個很麻煩的事情,最開始我們用剪刀剪,一年要花2萬塊;后來我們搞機械化,用機械刀片,一年花2000元,但比較危險;再后來我去臺灣考察,發現他們就用最原始的辦法,用掃把掃,效率又高,成本又低,一年才花200塊,還很安全。”
  
  在何小龍看來,農業科技研究面臨的問題主要是理論脫離實際。他認為,現在的高等學校和科研院所與基層生產脫節,并且缺乏溝通,“有時候我們有困難,會去找科研機構,但找完就了事。沒有激勵和鞭策制度,他們不會下來深入基層。一些大學教授只懂技術、不懂實際,不管在實驗室里面搞的研究是否在基層適用。”何小龍說,“有些大學教授到了我們這里還要經常請教農民這個問題該怎么辦,那個事情該怎么搞。”也正是基于這一點,何小龍才有了不再繼續攻讀博士學位的想法,“讀了也沒用。”
  
  陽西縣上洋鎮農技站站長鄭健一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很多大專院校到我們這里來調研,也就到縣一級,鎮里都很少去,更不用說下到村子里。”他說,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很少有單項的、針對某一具體問題的研究項目,“更多的是很宏觀的研究課題。”
  
  一位在廣東某科研單位長期從事農學研究的博士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一般情況下,大專院校的確比較側重基礎理論研究,和實踐結合得不夠緊密,而農科院的主要工作則是推廣技術和產品,相對而言和基層的關系要密切一些。
  
  在何小龍眼里,農民的觀念問題也是阻礙農技推廣的重要因素。他說:“一些農民對農業科技人員不信任,有時候我從廣州請幾個教授過來講課,請他們來聽課,他們還認為我們是要騙他們的錢。”何小龍認為,農產品的滯銷問題也是阻礙農技推廣的一個重要因素,“政府應當在農業銷售方面招商引資,主動吸引外面老板來收購,建立起暢通的銷售渠道。”他說,很多農民都是跟風的,要有錢賺,要能看得到效益,才好推廣技術,“政府應當建立起全國性的市場預警措施,對每一種農產品的全國產量進行預估和統計,如有過量的苗頭就要發出警報,還要加大針對農業的基礎投入,比如倉儲設施之類。”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1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亚洲 欧美 国产 视频二区